1. <small id="t8cq7"></small>

    歡迎來到吾愛詩經網,為您展示全球歷史知識 男孩起名 / 女孩起名 / 生肖起名 / 百家姓起名 / 生辰八字起名 / 寶寶起名 / 雙胞胎起名 / 嬰兒起名 / 乳名小名 / 免費起名
    站點logo
    您的當前位置:首頁 > 傳統文化 > 文化大全 > 陶淵明歸園田居5首(含原詩/注釋/翻譯/賞析)

    陶淵明歸園田居5首(含原詩/注釋/翻譯/賞析)

    時間:2020-11-06 09:29:11來源:網絡作者:本站整理閱讀:

    說到這個陶淵明也是真的是有太多的這個故事可言了,大家也都知道的,還是非常非常有特色的,最近很多人也都說了,想再次來學習學習這個陶淵明的詩詞,下面給大家帶來了5首了,有感興趣的,可以一起來學習看看吧!

    陶淵明歸園田居5首(含原詩/注釋/翻譯/賞析)

    歸園田居·其一

    原文

    少無適俗韻,性本愛丘山。

    誤落塵網中,一去三十年。(誤落 一作:誤入)

    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

    開荒南野際,守拙歸園田。

    方宅十余畝,草屋八九間。

    榆柳蔭后檐,桃李羅堂前。

    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

    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顛。(顛 通 巔)

    戶庭無塵雜,虛室有余閑。

    久在樊籠里,復得返自然。

    譯文

    少小時就沒有隨俗氣韻,自己的天性是熱愛自然。

    偶失足落入了仕途羅網,轉眼間離田園已十余年。

    籠中鳥常依戀往日山林,池里魚向往著從前深淵。

    我愿在南野際開墾荒地,保持著拙樸性歸耕田園。

    繞房宅方圓有十余畝地,還有那茅屋草舍八九間。

    榆柳樹蔭蓋著房屋后檐,爭春的桃與李列滿院前。

    遠處的鄰村舍依稀可見,村落里飄蕩著裊裊炊煙。

    深巷中傳來了幾聲狗吠,桑樹頂有雄雞不停啼喚。

    庭院內沒有那塵雜干擾,靜室里有的是安適悠閑。

    久困于樊籠里毫無自由,我今日總算又歸返林山。

    陶淵明歸園田居5首(含原詩/注釋/翻譯/賞析)

    賞析

    自然才是心中的至愛,每個人都會為自己的自然留下一縷情絲。經過長期痛苦而疲憊的求索,詩人終于找到了與生以來便存在心中的那個情結。道路雖然,曲折多艱,但畢竟還是尋找到了。桃李桑樹,茅檐雞犬,詩人在恬靜閑適的生活中讓自己的心靈安寧祥和下來。沖破樊籬,找回自我,優哉、悠哉!

    注釋

    1.少:指少年時代。適俗:適應世俗。韻:本性、氣質。一作“愿”。

    2.塵網:指塵世,官府生活污濁而又拘束,猶如網羅。這里指仕途。

    3.三十年:有人認為是“十三年”之誤(陶淵明做官十三年)。一說,此處是三又十年之意(習慣說法是十又三年),詩人意感“一去十三年”音調嫌平,故將十三年改為倒文。

    4.羈(ji)鳥:籠中之鳥。戀:一作“眷”。

    5.池魚:池塘之魚。鳥戀舊林、魚思故淵,借喻自己懷戀舊居。

    6.野:一作“畝”。際:間。

    7守拙(zhuō):意思是不隨波逐流,固守節操。

    8.方宅:宅地方圓。一說,“方”通“旁”。

    9.蔭(yìn):蔭蔽。

    10.羅:羅列。

    11.曖曖(ài):昏暗,模糊。

    12.依依:輕柔而緩慢的飄升。墟里:村落。

    13.戶庭:門庭。塵雜:塵俗雜事。

    14.虛室:空室。余閑:閑暇。

    15.樊(fán)籠:蓄鳥工具,這里比喻官場生活。樊,藩籬,柵欄。

    16.返自然:指歸耕園田。

    歸園田居·其二

    原文

    野外罕人事,窮巷寡輪鞅。

    白日掩荊扉,虛室絕塵想。

    時復墟曲中,披草共來往。(墟曲中 一作:墟曲人)

    相見無雜言,但道桑麻長。

    桑麻日已長,我土日已廣。

    ??炙敝?,零落同草莽。

    譯文

    鄉居少與世俗交游,僻巷少有車馬來往。

    白天依舊柴門緊閉,心地純凈斷絕俗想。

    經常涉足偏僻村落,撥開草叢相互來往。

    相見不談世俗之事,只說田園桑麻生長。

    我田桑麻日漸長高,我墾土地日漸增廣。

    經常擔心霜雪突降,莊稼凋零如同草莽。

    陶淵明歸園田居5首(含原詩/注釋/翻譯/賞析)

    賞析

    淳樸的民風,單純的人際關系,讓詩人的心靈如魚得水,在這里,所擁有的只是愉悅和寧靜。此時的詩人已經不再是文人,而將自己完全改造成一位農夫,“短褐穿結”他的所有喜悅與擔心只同自己的農夫生活密切相關,擁有自然,也就擁有了自己的一切生命。

    注釋

    ①野外:郊野。罕:少。人事:指和俗人結交往來的事。陶淵明詩里的“人事”、“人境”都有貶義,“人事”即“俗事”,“人境”即“塵世”。這句是說住在田野很少和世俗交往。

    ②窮巷:偏僻的里巷。鞅(yīng央):馬駕車時套在頸上的皮帶。輪鞅:指車馬。這句是說處于陋巷,車馬稀少。

    ③白日:白天。荊扉:柴門。塵想:世俗的觀念。這兩句是說白天柴門緊閉,在幽靜的屋子里屏絕一切塵俗的觀念。

    ④時復:有時又。曲:隱僻的地方。墟曲:鄉野。披:撥開。這兩句是說有時撥開草萊去和村里人來往。

    ⑤雜言:塵雜之言,指仕宦求祿等言論。但道:只說。這句和下句是說和村里人見面時不談官場的事,只談論桑、麻生長的情況。

    ⑥這兩句是說桑麻一天天在生長,我開墾的土地一天天廣大。

    ⑦霰(xiàn現):小雪粒。莽:草。這兩句是說經常擔心霜雪來臨,使桑麻如同草莽一樣凋零。其中也應該含有在屢經戰亂的柴桑農村還可能有風險。

    歸園田居·其三

    原文

    種豆南山下,草盛豆苗稀。

    晨興理荒穢,帶月荷鋤歸。

    道狹草木長,夕露沾我衣。

    衣沾不足惜,但使愿無違。

    賞析

    披星戴月,侍弄著自己那點兒,“莊稼”,不去管它他收成如何,只要將自己放到泥地和作物之中,就已身心倍感愉悅了,農田那稀疏的莊稼,那萎萎的野草,那難行的田間小道,以及那冰涼爽凈的露珠,都讓詩人有種新鮮刺激的感覺,讓他欣喜異常,這種感覺又是他生命的源泉。與世無爭、自然恬靜的生活讓他完成自己生命的極樂體驗。

    譯文

    我在南山下種植豆子,地里野草茂盛豆苗豌稀。

    清上早起下地鏟除雜草,夜幕降披月光扛鋤歸去。

    狹窄的山徑草木叢生,夜露沾濕了我的衣。

    衣衫被沾濕并不可惜.只希望不違背我歸耕田園的心意。

    注釋

    ①南山:指廬山。

    ②?。?稀少。

    ③興: 起床。

    ④荒穢:形容詞作名詞,荒蕪,指豆苗里的雜草。穢:骯臟。這里指田中雜草

    ⑤荷鋤:扛著鋤頭。荷,扛著。

    ⑥狹: 狹窄。

    ⑦草木長:草木叢生。長,生長

    ⑧夕露:傍晚的露水。

    ⑨沾:(露水)打濕。

    ⑩足: 值得。

    ?但使愿無違: 只要不違背自己的意愿就行了。但:只。愿: 指向往田園生活,“不為五斗米折腰”,不愿與世俗同流合污的意愿。違: 違背。

    歸園田居·其四

    原文

    久去山澤游,浪莽林野娛。

    試攜子侄輩,披榛步荒墟。

    徘徊丘壟間,依依昔人居。

    井灶有遺處,桑竹殘朽株。

    借問采薪者,此人皆焉如?

    薪者向我言,死沒無復余。

    一世異朝市,此語真不虛。

    人生似幻化,終當歸空無。

    賞析

    這首詩的前四句寫歸田園后偕同子侄、信步所之的一次漫游。

    陶淵明歸園田居5首(含原詩/注釋/翻譯/賞析)

    首句“久去山澤游”,是對這組詩首篇所寫“誤落塵網中”、“久在樊籠里”的回顧。次句“浪莽林野娛”,是“羈鳥戀舊林,池魚思故淵”的作者在脫離“塵網”、重回“故淵”,飛出“樊籠”、復返“舊林”后,投身自然、得遂本性的喜悅。這句中的“浪莽”二字,義同放浪,寫作者此時無拘無束、自由自在的身心狀態;逯欽立校注的《陶淵明集》釋此二字為“形容林野的廣大”,似誤。句中的一個“娛”字,則表達了“性本愛丘山”的作者對自然的契合和愛賞。

    從第三句詩,則可見作者歸田園后不僅有林野之娛,而且有“攜子侄輩”同游的家人之樂。從第四句“披榛步荒墟”的描寫,更可見其游興之濃,而句末的“荒墟”二字承上啟下,引出了后面的所見、所問、所感。

    陶詩大多即景就事,平鋪直敘,在平淡中見深意、奇趣。這首詩也是一首平鋪直敘之作。詩的第五到第八句“徘徊丘壟間,依依昔人居,井灶有遺處,桑竹殘杇株”,緊承首段的末句,寫“步荒墟”所見,是全詩的第二段。這四句詩與首篇中所寫“曖曖遠人村,依依墟里煙。狗吠深巷中,雞鳴桑樹巔”那樣一幅生機盎然的田園畫適成對照。這是生與死、今與昔的對照。既淡泊而又多情、既了悟人生而又熱愛人生的作者,面對這世間的生與死、時間的今與昔問題,自有深刻的感受和無窮的悲慨。其在“丘壟間”如此流連徘徊、見“昔人居”如此依依眷念、對遺存的“井灶”和殘杇的“桑竹”也如此深情地觀察和描述的心情,是可以想象、耐人尋繹的。

    詩的第九到第十二句是全詩的第三段。前兩句寫作者問;后兩句寫薪者答。問話“此人皆焉如”與答話“死沒無復余”,用語都極其簡樸。而簡樸的問話中蘊含作者對當前荒寂之景的無限悵惘、對原居此地之人的無限關切;簡樸的答話則如實地道出了一個殘酷的事實,而在它的背后是一個引發古往今來無數哲人為之迷惘、思考并從各個角度尋求答案的人生問題。

    詩的第十三到第十六句“一世異朝市,此語真不虛,人生似幻化,終當歸空無”,是最后一段,寫作者聽薪者回答后的所感。這四句詩參破、說盡了盛則有衰、生則有死這樣一個無可逃避的事物規律和自然法則。詩句看似平平淡淡,而所包含的感情容量極大,所蘊藏的哲理意義極深;這正是所謂厚積而薄發,也是陶詩的難以企及之處。讀陶詩,正應從中看到他內心的境界、智慧的靈光,及其對世事、人生的了悟。

    有些賞析文章認為作者此行是訪故友,是聽到故友“死沒無復余”而感到悲哀。但從整首詩看,詩中并無追敘友情、憶念舊游的語句,似不必如此推測。而且,那樣解釋還縮小了這首詩的內涵。王國維曾說,詩人之觀物是“通古今而觀之”,不“域于一人一事”(《人間詞話刪稿》),其“所寫者,非個人之性質”,而是“人類全體之性質”(《紅樓夢評論·馀論》)。這首詩所寫及其意義正如王國維所說。作者從“昔人居”、耕者言所興發的悲慨、所領悟的哲理,固已超越了一人一事,不是個人的、偶然的,而是帶有普遍性、必然性的人間悲劇。

    譯文

    離別山川湖澤已久,縱情山林荒野心舒。

    姑且帶著子侄晚輩,撥開樹叢漫步荒墟。

    游蕩徘徊墳墓之間,依稀可辨前人舊居。

    水井爐灶尚有遺跡,桑竹殘存枯干朽株。

    上前打聽砍柴之人:“往日居民遷往何處?”

    砍柴之人對我言道:“皆已故去并無存余?!?/p>

    “二十年朝市變面貌”,此語當真一點不虛。

    人生好似虛幻變化,最終難免泯滅空無。

    注釋

    ①去:離開。游:游宦。這句是說離開山澤而去做官已經很久了。

    ②浪莽:放蕩、放曠。這句是說今天有廣闊無邊的林野樂趣。

    ③試:姑且。榛:叢生的草木?;男妫簭U墟。這兩句是說姑且攜帶子侄,撥開叢生的`草木,漫步于廢墟之中。

    ④丘壟:墳墓。依依:思念的意思。這兩句是說在墳墓間徘徊,思念著從前人們的居處。

    ⑤杇(wū ):涂抹。這兩句是說這里有井灶的遺跡,殘留的桑竹枯枝。

    ⑥此人:此處之人,指曾在遺跡生活過的人。焉如:何處去。

    ⑦沒(mò):死。一作“歿”。

    ⑧一世:二十年為一世。朝市:城市官吏聚居的地方。這種地方為眾人所注視,現在卻改變了,所以說“異朝市”。這是當時的一句成語。這句和下句是說“一世異朝市”這句話真不假。

    ⑨幻化:虛幻變化,指人生變化無常。這句和下句是說人生好像是變化的夢幻一樣,最終當歸于虛無。

    歸園田居·其五

    原文

    悵恨獨策還,崎嶇歷榛曲。

    山澗清且淺,可以濯吾足。

    漉我新熟酒,只雞招近局。

    日入室中暗,荊薪代明燭。

    歡來苦夕短,已復至天旭。

    賞析

    這是《歸園田居》組詩的第五篇。它以一天耕作完畢之后,回家的路上和到家之后的活動做為描寫對象,來反映“歸園田居”后的另一個生活側面。

    全詩可分做兩層。前四句為第一層,集中地描繪了還家路上的情景。

    “悵恨獨策還,崎嶇歷榛曲?!睂懗鼋Y束了勞動,獨自一個人手持扶杖,懷著“悵恨”之情,轉回家去。但回家的道路坎坷崎嶇,荒蕪曲折。從表面看,他辛苦勞作一天,且孤獨無伴,只身奔家,難免悵然生恨。就深層涵意說,此詩意在抒寫欣然自得之情,那么,此“悵恨”二字,實具反襯下文歡快欣然的作用,若將《歸園田居》組詩做一整體閱讀,便會發現這里的開端“悵恨”,是緊接上詩憑吊丘壟荒墟,人生終當歸于空無的感嘆而來?!捌閸鐨v榛曲”渲染出當時社會動蕩不安所致道路的荒涼和艱難,透露出時代特定背景的影象。

    “山澗清且淺,可以濯吾足?!甭飞辖涍^清澈見底的山泉,洗洗沾染塵埃的雙腳,整天耕作的疲勞,也就隨之一洗而光,渾身變得舒坦自在起來。這兩句一掃“悵恨”之意,那么輕松自如,正是坦然自適心態的自然流露。托出歸隱之志堅持不改之意?!翱梢藻嶙恪币痪?,出自古《滄浪歌》,歌曰:“滄浪之水清兮,可以濯我纓;滄浪之水濁兮,可以濯我足”。原是借滄浪之水的清濁為比興,形象地表達時清則仕,時濁則隱的意思。而陶淵明卻任憑澗水清澈見底,依舊用來“濯我足”,完美的顯示了作者的生活情趣和委身自然、與自然相得相洽的質性。

    最后六句為第二層,全力敘述歸家之后的一些活動。

    “漉我新熟酒,只雞招近局?!边^濾好自家新近釀好的熟酒,去濁存清飲用。并招來農家近鄰,同桌共飲,以“只雞”為肴,真是快慰無比。此二句詩,描畫出了隱逸詩人之宗的陶淵明,歸居田園之后的淳樸農家生活。他依躬耕壟畝維生,勿需醇醪美酒,山珍海味,只要有自釀之熟酒,自飼之家雞,邀上鄰友,共酌共飲,即已足矣。從中亦可見,作者與近鄰農戶,相處友善,往來密切的景況。

    “日入室中暗,荊薪代明燭?!辈恢挥X間“日入室中暗”,日落西山,室內暗然,于是索興燃起根根荊草權當明燭。此句看似寒酸卻將詩人的瀟灑自如,自得其樂表現出來。

    “歡來苦夕短,已復至天旭?!睔g快之情涌滿心頭,在“歡”字下著一“來”字,自然傳神。黃文煥便又稱“‘來’字下得奇”。此情此景,引得詩人競怨起“夕”時短暫,興致難盡。那就索性不理時間的早晚,盡情暢飲?!耙褟椭撂煨瘛?,直至旭日漸升天已放亮,方肯做罷,以寄其高遠之志,抒其胸中超然之情。

    此篇在組詩中,取材獨特,既非描繪田園風光,亦非陳述勞動狀況,而是以傍晚直至天明的一段時間里的活動為題材,相當于今天所謂“八小時以外”的業余生活為內容,來表達他于田園居中欣然自得的生活情境。其視角新穎,另辟一境,與前四首連讀,可以見出組詩實乃全面深刻地再現出陶淵明辭官歸隱初期的生活情景及其心路歷程。

    陶淵明歸園田居5首(含原詩/注釋/翻譯/賞析)

    譯文

    獨自悵然拄杖還家,道路不平荊榛遍地。

    山澗流水清澈見底,途中歇息把足來洗。

    濾好家中新釀美酒,烹雞一只款待鄰里。

    太陽落山室內昏暗,點燃荊柴把燭代替。

    興致正高怨恨夜短,東方漸白又露晨曦。

    注釋

    ①悵恨:失意的樣子。策:指策杖、扶杖。還:指耕作完畢回家。曲:隱僻的道路。這兩句是說懷著失意的心情獨自扶杖經過草木叢生的崎嶇隱僻的山路回家了。

    ②濯:洗。濯足:指去塵世的污垢。

    ③漉:濾、滲。新熟酒:新釀的酒。近局:近鄰、鄰居。這兩句是說漉酒殺雞,招呼近鄰同飲。

    ④暗:昏暗。這句和下句是說日落屋里即昏暗,點一把荊柴代替蠟燭。

    ⑤天旭:天明。這句和上句是說歡娛之間天又亮了,深感夜晚時間之短促。

    標簽:陶淵明詩詞 上一篇:縱被東風吹作雪絕勝南陌碾成塵詠的什么花 下一篇:返回列表 返回列表我要分享

    相關推薦相關推薦

    搶占沙發搶占沙發

    網友評論僅供其表達個人看法,并不表明吾愛詩經網立場。

    網友評論

    猜你喜歡猜你喜歡

    業界動態 / 本周熱文 / 你言我語

    最近更新

    免費起名

    最新排行

    看劇學史更多+

    歷史圖庫更多+

    回到頂部
    麻将外挂软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