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small id="t8cq7"></small>

    歡迎來到吾愛詩經網,為您展示全球歷史知識 男孩起名 / 女孩起名 / 生肖起名 / 百家姓起名 / 生辰八字起名 / 寶寶起名 / 雙胞胎起名 / 嬰兒起名 / 乳名小名 / 免費起名
    站點logo

    首頁 > 歷史人物 > 陸抗

    陸抗

    陸抗是三國時期,吳國將領,丞相陸遜次子。陸抗曾在西陵之戰,率兵大破晉軍,立下戰功。陸抗對內多次維護吳國穩定,對外也是一位非常厲害的將領,所以有人將他譽為“吳國最后的名將”。演義中對于陸抗的描述不算多,這也能理解,畢竟主視角基本都在他父親這一輩人身上。那今天是準備借此機會跟大家介紹下陸抗這個人物,看看他的生平事跡,以及后世地位,要是想了解的話就千萬不要錯過啦。

    查看更多+

    基本資料參與事件人物關系相關文章

    本    名 陸抗 出生時間 226年
    字    號 字幼節 去世時間 274年
    所處時代 三國 主要成就 西陵之戰大破晉軍;維護吳國穩定
    民族族群 漢族 官    職 鎮軍大將軍、大司馬、荊州牧
    出生地 吳郡吳縣(今江蘇蘇州) 爵    位 江陵侯

     

    陸抗生平

    清白忠勤

    赤烏八年(245年),陸抗20歲時,孫權任命他為建武校尉,領其父陸遜部眾五千人,駐守武昌。陸遜生前曾與孫權有隙。陸抗葬父,還都謝恩時,孫權拿出以前楊竺告發其父的20條罪狀,與陸抗核實。陸抗逐條對答,為父辯白。孫權聽了陸抗之言,消除了對陸遜的憤怒。

    赤烏九年(246年),孫權遷陸抗為立節中郎將,與諸葛恪互換防區,屯守柴桑。陸抗臨走時,其駐地完好無損,諸葛恪到后,儼然若新。而諸葛恪的柴桑駐地卻頗有毀壞,諸葛恪深為慚愧。

    太元元年(251年),陸抗還都治病時,孫權召見他,流著淚對他說:“我過去聽用讒言,對你父親在君臣大義上不篤厚,因此虧待了你。我前后責問的材料,一把火燒滅干凈,不要讓人再見到。”

    建興元年(252年),孫權去世,孫亮繼位,拜陸抗為奮威將軍。

    建興二年(253年),當時執政的權臣諸葛恪被殺,其姻親都受牽連,陸抗因此跟諸葛恪的外甥女離婚。

    壽春救援

    太平二年(257年),魏將諸葛誕在壽春叛魏降吳。吳主孫亮拜陸抗為柴桑督,去壽春接援,敗魏牙門將偏將軍,升為征北將軍。

    永安二年(259年),拜鎮軍將軍,鎮守西陵(今湖北宜昌西北),負責從關羽瀨到白帝城段的防務。翌年,假節。

    元興元年(264年),孫皓繼位,加陸抗為鎮軍大將軍,領益州牧。

    建衡二年(270年)四月,大司馬施績去世,拜抗都督信陵、西陵、夷道、樂鄉、公安諸軍事,駐樂鄉(今湖北江陵西南)。陸抗都督江陵時,賀邵時任吳郡太守,足不出戶,吳郡豪門都很輕視他,在官府大門寫上“會稽雞,不能啼”侮辱他。賀邵于是在句下補上一句:“不可啼,殺吳兒。”于是到陸氏、顧氏的莊園,發覺他們“役使官兵”,連國家軍隊都聽他們指揮。也窩藏逃犯,違法犯紀。賀邵一一舉發,呈報給朝廷,很多豪門因此獲罪下獄。陸抗向皇帝孫皓上表要求,不多久,獲罪的人就又都釋放了。

    242dd42a2834349b7194b975c9ea15ce37d3beb4.jpg

    西陵破晉

    鳳凰元年(272年)八月,孫皓召昭武將軍、西陵督步闡。步闡數代為西陵鎮將,倉卒被召,以為失職,且懼怕遭人諂害,遂于九月舉城降晉,送侄步璣赴洛陽為質,晉武帝詔命步闡為都督西陵諸軍事、衛將軍。十月陸抗聞訊,急遣將軍左奕、吾彥、蔡貢等部進圍西陵。晉武帝則命荊州刺史楊肇到西陵接應步闡,命車騎將軍羊祜率步兵5萬進攻江陵(今屬湖北),令巴東監軍徐胤率水軍進攻建平(郡治秭歸,今屬湖北)以救援步闡。

    陸抗為避免腹背受敵,命吳西陵各軍自赤溪至故市(今湖北宜昌)構筑高墻,內用以圍困步闡,外則抵御晉援軍,卻不急于攻打西陵城。吳軍晝夜筑圍,異常辛苦,諸將都說:“現在以三軍精銳,急速進攻步闡,等到晉軍救援前來,步闡一定已被攻克。何必勞累修筑圍墻,讓士兵和百姓困苦不堪呢?”

    陸抗回答說:“這座城池城墻堅固地勢險要,城內糧草充裕,而且所修繕的防御工事和配置的防御器械,都是我以前詳細規劃安排的?,F在我們反過來去攻打,既不能很快攻克,且北方救兵一定要趕來,敵人來后我們沒有防備,則里外受敵,以什么抵抗他們呢?”諸將都想急于攻打步闡,陸抗總是不答允。宜都太守雷譚要求極為懇切,陸抗為了使眾將信服,便聽任他們去攻打一次。進攻果然不利,防御圍墻由是得以完工。

    此時陸抗坐鎮樂鄉(今湖北松滋東北),欲親赴西陵督戰。吳諸將聞羊祜率五萬晉軍進至江陵,皆請陸抗至江陵督戰。陸抗則以為:“江陵城池堅固兵力充足,沒有什么擔憂的。假如敵人攻占江陵,也一定防守不住,我們所受損失很小。但如果讓西陵與敵人聯結起來,則南山諸族夷人都將騷動擾亂,則我憂慮的事情,就不是一下子說得清楚的。我寧愿放棄江陵而奔赴西陵,何況江陵十分牢固!”遂奔赴西陵。

    當初,江陵平坦廣寬,道路通暢。陸抗任命江陵督張咸作大堰以阻水,用以水淹敵軍。羊祜卻乘機欲用船運糧草往江陵,并揚言要破壞堰壩,以救步闡。陸抗命江陵督張咸毀壞堰壩,阻斷晉軍水上糧道,而諸將卻不解,以至屢諫不聽。羊祜聞堰壩已毀,只得改用車運糧,延時費力,致主力不能速進。

    十一月,晉楊肇率援軍到西陵,巴東監軍徐胤率水軍至建平。陸抗分令張咸固守其江陵,派公安督孫遵于長江南岸機動,防備羊祜軍南渡;水軍督留慮、鎮西將軍朱琬攔截晉徐胤水軍順流東下;自率大軍憑據長圍與楊肇對峙,以待戰機。時吳將朱喬、都督俞贊叛逃。陸抗說:“俞贊是我軍中的老辦事人員,知道我方虛實底細的人,我常擔心夷兵素不精練,如果敵人攻圍,必定先從夷兵防守處下手。”于是連夜調整部署,把該地防軍全部換上了善戰精兵。次日,楊肇果集中攻擊原吳兵防區弱處,陸抗即命吳軍反擊,矢石雨下,晉軍大敗。

    十二月,楊肇計窮,乘夜逃走,陸抗本欲率眾追擊,因慮步闡出城襲擊,遂擂鼓,佯作追擊。楊肇大懼,丟棄鎧甲潰逃,陸抗派輕兵追之,晉軍慘敗。羊祜各軍亦各自撤兵。陸抗轉兵攻克西陵,俘殺步闡及其部屬數十人,皆誅三族,其余脅從者數萬皆赦之。

    此戰,陸抗指揮若定,先打破晉軍分進合擊之勢,用次要兵力牽制晉軍主力,用主力圍城打援,終于擊敗晉軍,攻克西陵。陸抗入城后,修治城圍,然后東還樂鄉。陸抗雖立大功,卻“貌無矜色,謙沖如常,故得將士歡心”。因功加拜都護。

    timg.jpg

    陸羊之交

    這時吳國國勢雖已衰退,但仍有一定的實力,特別是荊州尚有陸抗這樣的優秀將領主持軍事。于是對吳軍采取懷柔政策,每次兩軍交戰,羊祜都預先與對方商定交戰的時間,從不搞突然襲擊。對于主張偷襲的部將,羊祜用酒將他們灌醉,不許他們再說。羊祜的部隊進入吳國境內,收割田里稻谷以充軍糧,但每次都要根據收割數量用絹償還。羊祜常會集部隊在江沔一帶游獵,但范圍往往只限于西晉境內。如有禽獸先被吳國人所傷而后被晉兵獲得,羊祜命令一律送還。于是一時晉、吳兩國和睦相處,相安無事。

    一次陸抗生病,羊祜派人送藥給他,并說:“這是我最近自己配制的藥,還未服,聽說您病了,就先送給您吃。”吳將怕其中有詐,勸陸抗勿服,陸抗不疑,并說:“羊祜豈鴆人者”!仰而服下。

    對于羊祜的這些作法,陸抗心中很清楚,所以常告誡將士們說:“彼專為德,我專為暴,是不戰而自服也。各保分界而已,無求細利”。吳主孫皓聽到陸抗在邊境的做法,很不理解;就派人斥責他。陸抗回答:“一邑一鄉,不可以無信義,況大國乎!臣不如此,正是彰其德,于祜無傷也”。孫皓無言以對。

    盡忠職守

    孫皓稱帝后,荒淫殘暴,胡作非為。陸抗雖遠駐西陵,但是聽說朝政混亂,深為憂慮,曾多次上書。

    建衡二年(270年),駐樂鄉(今湖北江陵西南)后,便上書說:“為臣聽說君主德行相等,而民眾多者勝過民眾少者,國力相等,則安定之國制服混亂之國,這大概是六國所以被強秦兼并,西楚所以為漢高祖打敗的原因罷。如今敵國跨據四方,并非只有關右之地;割據九州,豈只鴻溝以西的土地而已。我國外無盟國可援,內無西楚那樣強大,政務缺乏生氣,百姓不得安定,而議論國事者所依恃的條件,只不過大江高山,圍隔著我國的疆域,這不過是守衛國家最次的條件,不是明智之人首要考慮的事情。臣下常常追憶戰國各國存亡的跡象,近觀劉漢王朝滅亡的征兆,考證典籍,應驗實事,深夜撫枕不能入睡,面對飯菜忘記進餐。從前匈奴未被破滅,霍去病辭卻皇上為他所造府第;漢朝治國之道未得完美,賈誼為之悲哀哭泣。況且我為王室血緣所出,世代蒙受光榮的恩寵,個人的身名安危,與國家休戚相關,生死離合,義無茍且,早晚憂慮,想到這些就十分心痛。奉事君上的道義在于犯顏直諫而不欺瞞,身為臣下的節操不在屈膝卑躬而殉節,謹陳當今急務十七條如左。”十七條失去原本,故此不作記載。

    當時宦官何定把持大權,干預朝政。陸抗上書說:“為臣聽說創建國家、繼承家業,不用小人,聽小人譖讒,用奸邪之才,《堯典》對此作過告誡,因此詩人為此寫詩怨刺,仲尼為此而嘆息。春秋以來,降至秦漢,朝代滅亡之征兆,沒有一個不是由此而起。小人不明治國之道理,見識淺陋,即使他們竭盡心力保全名節,也不能勝任,更何況這類人向來頗存奸邪之心,愛憎情感變化無常!如果害怕失去他們,則此類無所不至。如今委他們以朝廷重任,借他們以專制權威,還希望出現和樂的盛世之音,清明純正的社會風氣,這是絕不可能之事。如今任職官吏,特殊才能者雖少,然而他們或是王室貴族的后代,自小受到道德教化的浸染,或是清苦自立之人,其資質才能值得任用,自然可以根據他們的才干授官任職,以此抑制、黜退小人,然后社會風氣才可純凈,朝中政務不致沾污。”但不為吳主孫皓采納。

    孫皓用諸將之策,多次令吳軍入侵晉國邊界,使百姓疲弊。陸抗認為有弊無利,便于公元272年(鳳凰元年)上書說:“為臣聽說《周易》重視順應時勢,《左傳》贊美伺機進擊,所以夏桀罪孽甚多商湯王才出兵討伐,商紂荒淫暴虐周武王才授鉞出征。如果時機不到,則商湯王寧肯被囚禁于玉臺作憂傷的思慮,周武王寧愿在孟津撤軍而不作輕妄舉動。如今我們不致力于富國強兵,勤勉農耕廣積糧食,讓文武人才得以施展運用,百官衙門公署不得玩忽職守,使黜陟分明以激勵各級官吏,使刑罰得當以表明勸懲獎抑,以道德教育各級官吏,用仁義安撫全國百姓,然后順承天命,利用時機,席卷天下。

    u=4106506794,1531773908&fm=26&gp=0.jpg?

    如果聽任諸將舍身求名,窮兵黷武,功輒耗費數以萬計的國家錢財,使士卒困苦憔憊,敵人并沒有因此衰敗,而我們自己卻已困乏不堪!如今只去爭取帝王的資格,而被小小利益遮障雙眼,這是臣子的奸惡,不是為國之良策。過去齊、魯兩國交戰三次,魯國勝了兩次而很快就滅亡了,這是什么原因?因為兩國大小實力強弱不同。何況如今用兵征戰所獲得的戰果,還不能補償所遭受的損失。況且依仗兵力沒有人民的支持,這是古代已有的明鑒,實在應暫停出兵征戰的計劃,來積蓄軍民的力量,靜待時機,就不會有什么悔恨的事發生。”但孫皓依舊不采納。

    后陸抗聞武昌左部督薛瑩征被捕下獄。陸抗上書說:“才德出眾者,國家之瑰寶,社稷之財富,各種政務有了他們才有條理秩序,四方人才有了他們才能教化成德。已故大司農樓玄、散騎中常侍王蕃、少府李勖,都是當世優異人才,一代顯著人士,他們起初蒙受主上恩寵,從容任官行職,而后來不久即被誅殺,有的被滅族絕嗣,有的被棄荒遠之地?!吨芏Y》上有赦免賢人之刑法,《春秋》里有寬恕善人的義理?!渡袝酚醒裕?lsquo;與其殺害無辜,寧可違犯成法’。王蕃等罪名尚未被確定,即被處以死罪,他們心懷忠義,卻身遭極刑,豈不令人心痛!且受刑死去,本已無知覺,竟然還要將其焚尸揚灰,拋尸流水,露尸水邊,恐怕這并非先王之正典,或許為甫侯立法時所要戒免。因此百姓哀痛驚懼,士民同悲。王蕃、李勖已死,后悔已來不及,我誠懇地希望陛下赦免樓玄出獄。而近聞薛瑩又遭逮捕。薛瑩的父親薛綜曾為先帝獻策,輔佐過文皇帝,到薛瑩繼承父業,注意品行的修養,如今坐罪,實屬可以寬恕。為臣擔心有關主管官員不知事情詳情,如再將他殺害,更加失去百姓的期望,乞求主上施恩,原諒赦免薛瑩的罪過,哀憐眾犯,清澄法綱,則是天下的幸事。”

    陸抗雖多次上疏陳言,以匡不逮。但均不為孫皓采用,陸抗鞭長莫及,也只好恪盡職守,慎保邊圉。

    鳳凰二年(273年)三月,拜大司馬、荊州牧。

    鳳凰三年(274年),晉武帝復任王濬為益州刺史,命其在巴蜀大量建造戰船,訓練水軍。使吳國受到嚴重威脅。一些大臣深感憂慮。

    七月,陸抗病重。陳西陵利害,勸施仁治,重守西陵,以應急變。孫皓對此依舊置之不理。

    去世

    同年秋,陸抗病逝,子陸晏嗣。陸晏與陸景、陸玄、陸機、陸云分領陸抗之兵。其中陸機、陸云皆為西晉著名的文學家。

    陸抗死后,吳國再無良將。天紀三年(279年)十一月,晉軍伐吳,晉龍驤將軍王濬率水陸大軍沿江而下,其作戰方略與陸抗所憂慮的完全一樣。

    后世地位

    建中三年(782年),禮儀使顏真卿向唐德宗建議,追封古代名將六十四人,并為他們設廟享奠,當中就包括“吳大司馬荊州牧陸抗”。同時代被列入廟享名單的只有太尉槐里侯皇甫嵩,魏征東將軍晉陽侯張遼,蜀前將軍漢壽亭侯關羽,吳偏將軍南郡太守周瑜、丞相婁侯陸遜,晉征南大將軍南城侯羊祜、魏太尉鄧艾,蜀車騎將軍西鄉侯張飛,吳武威將軍南郡太守孱陵侯呂蒙、大司馬荊州牧陸抗,晉鎮南大將軍當陽侯杜預而已。

    及至宣和五年(1123年),宋室依照唐代慣例,為古代名將設廟,七十二位名將中亦包括陸抗。在北宋年間成書的《十七史百將傳》中,陸抗亦位列其中。

    陸抗熱點

    查看更多

    陸抗簡介

    查看更多

    陸抗生平

    查看更多

    陸抗結局

    查看更多

    陸抗野史

    查看更多

    最新人物最熱人物

    回到頂部
    麻将外挂软件